熊节

熊节

社会变革倡议办公室 ,中国区管理总监。 他拥有超过十五年IT行业的从业经验,在金融、政府、电信、物流等行业的信息化建设方面有着丰富经验。曾经架构和开发多个大型企业软件系统,领导过多家行业领先企业的敏捷组织转型,并参与了多家知名机构的IT组织架构组建。

技术领导者即服务

八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Tech Lead的三重人格》。迄今为止为数众多的敏捷交付团队中,Tech Lead(技术领导者)对于交付的效能和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Tech Lead需要扮演三种重要的角色:技术决策者、流程监督人、干扰过滤器。一支团队能否有效采用架构最佳实践、交付流程最佳实践和项目运作最佳实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Tech Lead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多好。如果更进一步把那篇文章中Tech Lead承担的责任做一个拆解,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称职的Tech Lead是怎样去为项目的顺利交付做出贡献的。

持续交付2.0:云原生持续交付

《持续交付》提出了一系列贯穿整个软件交付生命周期的最佳实践。但它成书的年代(2010年)云计算尚未得到广泛应用,尤其在软件开发过程中的应用非常有限。如果站在今天的技术水平和对云计算的理解水平基础上回顾《持续交付》的内容,我们有可能提出一组全新的、原生于云环境的持续交付实践。

半个世纪前的大数据时代

马云在最近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到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比较:“我们过去的一百多年来一直觉得市场经济非常之好,我个人看法未来三十年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为什么?因为数据的获取,我们对一个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有可能被我们发现。”这听起来是一个相当大胆、甚至有科幻感的设想:如果能用深入基层的信息终端采集生产和消费数据,用全国连通的网络汇总经济数据,用数据分析软件识别和预测经济异常波动,在国家经济尺度上实时统筹和调整计划,那么近百年来计划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经济计算问题”有可能得到彻底解决,从而使计划经济有可能成为一种可行的、甚至更优于市场经济的方案。然而更显科幻的是,早在近半个世纪前的1970年代初期,在南美的智利,这样一个意在掌控全国经济的“大数据”系统已经被设计并实现出来了。

机器与人的战争,还是人与人的战争?

智能技术对人的影响是有区别的,同一个技术可能让一部分人受益、同时让另一部分人受损。
人工智能的风险讨论已经不再是新话题。在过去几年中,很多研究者提及了人工智能(以及与之紧密相关的技术,尤其是机器学习和大数据技术)可能带来的危害与风险。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公众话语空间中,所流行的关于智能技术伦理危害与风险的讨论,大多将“人类”整体视为潜在的被害对象,大量的叙事被构建为“机器VS人类”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