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密码学的数据治理Crypto-based Data Governance

最近得益于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火爆效应,Crypto-based currency&transaction改变了金融圈原本“数字货币=数字游戏”的印象,密码学货币不再只是数字货币,它还被赋予了“防篡改、去中心”的特性,但是本质上这些事务都是数据治理问题,只不过从原本的“服务级别”的访问权限校验转入了“数据级别”的完整性校验。其实密码学不只可以在金融业务方面做出贡献,在其他一系列数据治理难题中,我们也可以借鉴其中的一些思路。

数据可视化产生生产力

数据可视化就是借助于图形化手段,清晰有效地进行信息传达与沟通。许多人会着眼于“可视化”,认为数据可视化就是将一系列看上去很炫、很复杂的图表展示在页面上。其实不然,虽然可视化脱离不了各种图表类型,但并不意味着要以增加用户理解难度为代价去实现复杂的功能;或者为了看上去绚丽多彩而失去其最根本的意义:传达与沟通。

半个世纪前的大数据时代

马云在最近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到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比较:“我们过去的一百多年来一直觉得市场经济非常之好,我个人看法未来三十年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为什么?因为数据的获取,我们对一个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有可能被我们发现。”这听起来是一个相当大胆、甚至有科幻感的设想:如果能用深入基层的信息终端采集生产和消费数据,用全国连通的网络汇总经济数据,用数据分析软件识别和预测经济异常波动,在国家经济尺度上实时统筹和调整计划,那么近百年来计划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经济计算问题”有可能得到彻底解决,从而使计划经济有可能成为一种可行的、甚至更优于市场经济的方案。然而更显科幻的是,早在近半个世纪前的1970年代初期,在南美的智利,这样一个意在掌控全国经济的“大数据”系统已经被设计并实现出来了。

信息爆炸?云上的机器人连接一切

如果说微软通过Azure、Office365与LinkedIn连接是帮助职场专业人士更高效地完成办公信息的传递和处理,苹果的Siri API连接是帮助普罗消费者更高效地完成个人生活信息的传递和处理,软件研发运维的信息传递和处理如何实现呢?我们能否让每一位ThoughtWorker,从TechOps、到PS、再到TOC人员,都生出三头六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