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工程师的自我管理

工作多年,我们见识到了很多厉害的人,他们可以兼顾家庭和工作,合理安排自己的事务和时间,能冷静的处理突发事件且理智的做出决策,把所有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最初我以为这种能力来源于性格、情商甚至是天赋,因为并没有看到任何一本书来教人们做到这些,直到我把视角从普通的生活移到工作中,才发现原来一个能把生活安排

我在ThoughtWorks四年了

又到了应届生入职的时候,时间过得真快,四年前的我也是在这一时间离开校园、成为一名ThoughtWorker的。刚入职时,我和大多数毕业生一样,即开心又忐忑。开心的是,终于有了自己的工作,要走入社会、可以独立了;忐忑的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将是什么样子。会像巧克力糖一样有苦有甜吗?事实证明,像是放久了但还未过期的彩虹糖豆,有着色彩斑斓的甜豆和几颗变味变苦的坏豆。

Serverless实战:打造个人阅读追踪系统

进入互联网时代,知识的获取成本变得前所未有的低廉,但是无论再好的知识,若是没有对个人产生价值的话,那也只不过是一种信息噪音而已。我在《个人知识管理:知识的三种形态》这篇文章中使用“材料 -> 资料 -> 知识”这样的路径来诠释信息的流通,如何方便快捷并且有效地收集材料,再将其整理转化为有价值的个人知识体系结构,在这个信息极度碎片化的时代变得尤为重要。而在《去伪存真的知识管理之路》一文中也详细阐述了如何将网络上的碎片化文章纳入统一的稍后阅读体系,比如有时候在朋友圈看到一篇好文章,但暂时没时间直接看,或是这篇文章值得再读一遍,细读一遍,那么我就会将其存入稍后阅读工具即Instapaper当中,诸如此类的还有Pocket、收趣等等。

技术领导者即服务

八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Tech Lead的三重人格》。迄今为止为数众多的敏捷交付团队中,Tech Lead(技术领导者)对于交付的效能和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Tech Lead需要扮演三种重要的角色:技术决策者、流程监督人、干扰过滤器。一支团队能否有效采用架构最佳实践、交付流程最佳实践和项目运作最佳实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Tech Lead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多好。如果更进一步把那篇文章中Tech Lead承担的责任做一个拆解,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称职的Tech Lead是怎样去为项目的顺利交付做出贡献的。

“鸡肋”的站会

你是否觉得这种形式太过死板?当团队养成了随时沟通的习惯后,站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你是否发现站会老有人迟到,有人在吃早餐,有人在玩手机?

网上有不少文章探讨站会的目的、形式和技巧。然而,读了那么多文章,依然开不好站会……

今天,我尝试从团队的角度来分析站会在不同阶段的价值,以及为了获得这种价值我们要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