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ThoughtWorks打造一款P3产品

我改变不了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无法让大城市的年轻人能回乡照顾自己的亲人;

我改变不了国家的户籍政策,无法让这些留守老人在大城市与自己的子女团聚。

我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养老行业,无法让留守老人都住进养老院里,使之得到基本的照顾。

但是我可以做的是,利用自己的技术,帮助他们在生命紧急的关头,发出求救的信号。

我和思沃学院(二)——缘起

我这一路走来,98%的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学习和寻找方向,剩下的2%是来自长辈和前辈的重要帮助和引导,虽然比重不大,但是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在过去的日子里,自己走过数不清的坑,周围的同事并不会主动来帮助我,甚至还有人会开心的看着我掉下去,但幸好我最终都自己爬出来了。在那四到五年的时间里,如果我能在关键的几个时间点和问题点上得到及时的指引和帮助,我相信我至少能够节省30%的混沌时间来获得更大的进步和成就。

在TW做P3离岸交付项目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这世上还有很多我们所不了解的不公正,它们一直都存在于那里,而我们作为社会里相对的精英人群却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或是由于我们自身的偏见而忽略了它们呼喊的声音。我很庆幸能够参与目前的项目,能够得到了解弱势群体的机会,听见他们的声音,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帮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哪里才是中国最真实的农村?

当我们与6月说再见的时候,P3的“你我同行”系列活动也已完整告一段落。从上半年双月P3工作坊[1]以及三次“下农村”[2]体验活动,我相信每个人心中或许和我一样,一方面向往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郝堂村生活意境,但当看到蒲城或是巴中市花溪乡走马村那种村落凋零、文化跌落或是农村社会断裂时,另一方面却更加充满了对农村“贫困”回归的失落,失落的背后是更多地思考真正的乡村未来是什么?我们能为现在的农村建设做点什么?

合理救灾的四点建议

仅在过去的两周内,接连发生了波士顿爆炸案和420雅安七级地震,自然灾害或是人为灾害令我们的世界处处充满恐慌——04年印度洋海啸造成30万人伤亡;05年南亚地震,08年汶川地震,2010年日本海啸以及玉树地震共掠走超过20万无辜人的生命。在这些血淋淋的数字背后教会我们人类应对自然灾害的不同经验教训,尤其在此次雅安地震后,公众和公益组织对救灾的反应充分体现了中国公益行业的变化和进步,而从我的角度仅提出对日后合理救灾的四点建议。

咬文嚼字话可持续发展“谎言”

被称为”可持续发展”的先锋企业中,常看到类似的描述——某年至某年间单位产量的温室气体排放、用水量及废弃物量分别下降了百分之几,他们真的可持续发展吗? 中石油五月初发布了2012年度CSR报告,随后便出现了昆明PX事件;金光纸业获奖无数,却悄悄种下3000万亩桉树林(注:桉树可造成地下水位迅速下降,并形成土地沙化)。